☆Renaissance☆

沉迷bgo!
不要停下来啊(指维护)
主吃v6,稳定的作受党ᶘ ᵒᴥᵒᶅ
只要你喂食我们就是好朋友ᶘ ᵒᴥᵒᶅ
(张嘴)
阿尊真可爱ᶘ ᵒᴥᵒᶅ

偶尔会产量,物资并不丰富ᶘ ᵒᴥᵒᶅ

长草总集篇(x)干什么好呢?
当然是出门旅游呀!ᶘ ᵒᴥᵒᶅ
欢迎收看「我和偶像的kc白龙游乐园一日游」
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
「死太久了拿四张纸片人和家里的一切资源随便凑数的混更」
我们的行程是:

p1:行程的主角们

p2:青眼真红眼可爱摇摇车

p3:观看前辈们的经典决斗

p4:和偶遇的决斗领袖合影


p5:名字想好了!就叫结束归家爱的吻(你死开)



我已经没有脑洞了_(:з」∠)_(升天)


感觉不在周三前发太可惜了,
所以赶着赶着(随手)涂完了( ・᷄ὢ・᷅ )除了画鬼畜我再也不要玩儿彩铅了,真的不会用(财前?(划掉))
小学生打架真可爱_(:з」∠)_

尊哥:因为你是我的勇气君所以我要打爆你。

接下来是毒奶时间!٩(˃̶͈̀௰˂̶͈́)و
是的画什么的都是幌子。

1.葵妹床戏(che tian luo)!_(:з」∠)_(尊厨才不会让尊输掉(不))
晃哥别插旗子了真的。不过我觉得葵这一次有点点过分了。说好的成熟,成熟呢?考虑一下你心焦火燎的哥哥大人吧!
当然不排除soba一个大吼「Blue Girl!」冲上去就是一个熊抱。完美。
(尊游党不接受这个事实!请把soba的第一个拥抱给pm_(:з」∠)_当然不存在的)

2.作哥可能首败。其实这个真的蛮有可能的,不然这届的反派就太那啥了…(而且草薙桑黑化的理由呢)
但是考虑到仁酱的数据已经被提取走了,很显然打赢了波曼也拿不到数据…
所以还有可能赢了以后被骗或者被windy酱或者其他谁暗算什么的,总之就要让无双作哥惨一次_(:з」∠)_(太坏了)
毕竟这时候!就有soulburner来救场了!所以怕什么呢(你个cp脑)(而且还有螺丝没拔呢)

最坏的猜想估计就是抢回了一份假的仁酱的数据,仁在这边就属于间谍的那种了,然后草薙桑也很容易被弟弟诱导…?

不管了。

最后尊也打飞了作哥让他找回了笑容(用决斗带来笑容.jpg),自此尊哥打爆勇气君的成就也完成了。

圣防怪?
尊哥不按套路出牌怎么可能走pm一样的路线呢。(不)

最后。
我才发现今天原来才周一。
╭(°A°`)╮

儿童节理所当然是要看小学生吵架啦_(:з」∠)_(不

高中生也要过六一!是摸鱼的一周。
欢迎收看特别节目【一条推文引发的后宫大火】,我并不知道那种推文体怎么弄,只好手工画了_(:з」∠)_
日常ooc李波路霸,毕竟原作里面的了见真是冷漠得让人心碎_(:з」∠)_
尊游成分更多就不打左游tag啦

我开心就好,嗯_(:з」∠)_
修罗场真的好!

我以为牧羊人会是隼,没想到却是亡灵(#゚Д゚)





这届游戏王的颜值分化是不是有点严重?

「尊游」用赤色围巾表达爱意

这周的轰炸机深夜档!是文!_(:з」∠)_晚睡四天总算是…写完了。(每天两点拼了老命的6k字,尊游万岁)
就是上次的围巾梗的延伸。犹豫不决的阿尊需要一个外部动力的推进来表白。
我果然更擅长心里描写而不是打斗…悲伤_(:з」∠)_
在这篇文里,你可以看见:
1.你以为是糖其实是玻璃渣
2.你以为是玻璃渣其实是糖
3.你以为有肉其实马上就怂
继三年前写arcv同人,如今我又操起了刀ᶘ ᵒᴥᵒᶅ
阿尊也许有点ooc
请继续看吧。(逃

——————————————————


soulburner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
他和他的搭档playmaker,今天也在link vrains里寻找与电子宙相关的线索。
不过他的关注点完全不在这上面就是了。

playmaker的搭档?
呵,或许吧。至少媒体是这么大张旗鼓地报道的:
“神秘的炎之决斗者soulburner!伴随playmaker的火焰搭档!他的正体究竟?!”
嗯诸如此类的。很浮夸。
(他的搭档看到之后果断一键删除了)
不过老实说soulburner还是有一些开心的,至少在旁观者眼里他们已经是搭档了。
但soulburner自己也知道,他和playmaker之间仍有很远很远的距离。
本来playmaker就十分冷淡,有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再加上自己对他的憧憬情绪和自己的怯懦,这真的很困难——
他知道他目前很难越过这条线——他们只不过是合作关系罢了呀,哪里来的什么搭档?

但soulburner其实很想成为playmaker的真正的可靠的搭档的,
但是不知道playmaker怎么想的呢?
会苦恼吗?会厌恶吗?
该不该亲口告诉他「想要和你成为搭档」这种话呢?

可是自己又害怕被拒绝。
啊啊,真是糟透了⋯每每看见playmaker的背影,soulburner都会这么想。
总是怯懦着开不了口。
总是犹豫着开不了口。
总是怕自己的暴怒伤到他。



「soulburner?」
「⋯」
「soulburner?」
「⋯」
「⋯啊啊啊playmaker!怎么了吗?」
「你在走神啊。怎么了吗?很苦恼的样子。」
playmaker侧身望向soulburner,而soulburner瞬间就像炸毛的猫,打了一个寒战。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没有!没事的真的!只是单纯的走神啦哈哈哈。」
『诶~真的吗?但是soulburner样的围巾可是很苦恼哟~都皱成一团了~』

围…围巾?!
听完Ai的话,soulburner这时才转过头去看围巾,
红色的长围巾皱成了一团,一副可怜巴巴苦苦思考的样子。

「诶——————?!不,这个,呃,那个…」
怕不是染上病毒了吧。
惊慌失措的soulburner大叫一声,抓过围巾狠狠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里。
不甘示弱的围巾也在soulburner的手里左右挣扎,想要突破束缚。

「没问题吧?soulburner?」
playmaker似乎是有一点点担心,蹲下来了一点想要好好看看缩成一团发抖的围巾。

「完全没问题!是吧不灵梦?」
『那当然!就算是围巾出了问题我搭档的状态也是最佳!』
woc。为什么承认了围巾出问题的事实啊不灵梦?!

『你们两个不去唱相声太可惜啦~』Ai一如既往贱贱地说,钻出决斗盘也想一睹围巾的风采。
「闭嘴。」playmaker狠狠瞪了自己的人工智能一眼,
「如果没什么问题,那我们就准备出发吧。…但我觉得你还是登出修整一下比较好。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本來也就是个小调查,应该为安全着想,我一个人应该也可以。」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soulburner焦急地回复:「没问题、真的不要紧的!信我!我们走…」
吧。

卧槽瞬间打脸啊。

趁着playmaker检查围巾的功夫,围巾又自己扭动了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playmaker的存在,围巾欣喜地颤抖起来挣扎着向playmaker的方向伸出围巾角。
不不不,你不可以!playmaker大人是我的!我还没动手呢!
但无论是抓、攥、捏,不受控制的围巾慢慢悠悠从soulburner手指缝隙里探出头来,滑向了playmaker戴着决斗盘的那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绑了上去,还漂亮地打了一个蝴蝶结。

我的个妈呀。
看着围巾欢(de)快(se)地在playmaker的手腕上拍打着蝴蝶状的小翅膀,soulburner在心里把卧槽念了千百遍;playmaker一脸的笨拙,好奇又无奈地戳戳蝴蝶结;没心没肺的Ai和着蝴蝶结的结拍一起晃荡;而一旁的不灵梦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如果,这是你所想。

为了确保这个小(hong)麻(lin)烦(jin)不会干扰今天的任务,soulburner和playmaker对它进行了多样的实验…
说到底就是残暴地想要把它扯下来嘛!
围巾狠狠抓住playmaker的手不放掉,越是扯它缠得越紧。为了防止playmaker受伤,放弃。
那就剪掉吧!灵活的围巾总是完美避开每一次剪刀攻击,甚至就在剪到它的一瞬间,火红围巾幻化成细小火焰,然后又在远离剪刀的地方恢复。两个人都累了,放弃。
那么吃掉呢?我们可以采访一下被烫伤嘴巴的Ai。
(看你以后还乱不乱吃东西。playmaker语。)
soulburner从来不知道自己虚拟体的围巾有那么屌!
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围巾的长度可以随意伸长,不会影响到两人各自的行动。
不过就算是这样,对于soulburner来说还是超级失落的一面了。
「呜呜呜呜呜呜…我果然还是拖了后腿吧playmaker…要不我登出好了…」
我果然还是…
…还是个废物啊。我无法和playmaker大人站在同一个高度。
还是离开为好,这样暂时就不会伤害到他了吧。
明明…明明是这样想和playmaker大人一起工作。
想着,尊还是站起来,准备往回走再登出。
步子还没迈开就被围巾扯回来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呼呼~小围巾酱舍不得soba呢~』Ai说着和围巾击了个掌。
「你给我安静点。」playmaker伸手弹了自己的人工智障一下,说,(人工智障发出『游作酱真讨厌』的呐喊)「没关系的,soulburner。这点小事不碍事的。而且这样还能保持联系,是很不错的防御措施。」
哎,被夸了吗?
想到这里小围巾竟然手舞足蹈起来。
可恶,你激动个什么啊。
不管怎么说,两人以这种恋人不像恋人,朋友不像朋友,遛狗不像遛狗的方式,被红围巾连在一起出发了。



●【山本前辈独家报道】
2分钟前


速报!活跃于link vrains内的soulburner和playmaker!
手上的红线???

[图片]

[图片]


评论2270喜欢73092 转发


这下是真玩儿脱了。
在被不灵梦一番说教『开滑板玩儿手机会出事』后,soulburner小心翼翼收起了手机。
自己虽然不怎么在意,但是playmaker又是怎么想的呢?
行进路上虽然是故意避开了高峰路段,但是依旧有陌生路人朝他们投来诡异的目光。
不知是因为激动害羞还是羞耻,soulburner涨红了脸。

还没等soulburner告诉playmaker什么,Ai首先发话了:
『哦哦哦,上头条了哦~playmaker大人,和他的好搭档~』
「啊,是这样吗。」playmaker很冷漠地回应,翻出了信息栏,
「还是赶快删掉的好,毕竟让赏金猎人知道了会很麻烦啊。」
soulburner不否认这个意见。

然后赏金猎人就出现了。
这什么狗血剧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点结束吧!
soulburner内心疯狂地呐喊。
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不灵梦依旧意味深长看着soulburner,
仅仅是因为被绑在一起就慌乱成这样,太丢人了,尊。
你要好好保护playmaker大人哟。

「找到你了,悬赏犯。」
今天来的是blood sheepherder。
霸气外露地站在自己的D滑板上,威风凛凛。
「被绑在一起了吗。就像拴在一起的羔羊一般,任人宰割。」

blood sheepherder伸出手,作弊一般的闪光弹就从手里连发出来。
『突然攻击是很没有礼貌的!』Ai从决斗盘探出头来,『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吗?!』
不行,说不通。
blood sheepherder还在持续猛烈地攻击。
「不要正面对抗!赶快绕路躲开逃走!」
话是这么说…
有这条麻烦的围巾在,怎么可能分开行动啊!
要是我能能干一点,派上用场就好了!
soulburner在心中把自己数落了千百遍,但这根本不管用。

太糟糕了。
围巾大大降低了运动的灵敏度。
这样下去恐怕真的会被击...
『playmaker大人!背后啊背后!』
随着自家人工智能的惨叫,playmaker转身,blood sheepherder就站在背后,伸出手。
「那么,伊格尼斯就由我回收了,playmaker。」

愤怒占据了他的全身。
颤抖、颤抖、颤抖。
他会受伤的、他会受伤的、
因为你的错,他会受伤的、
不可以。
不可以,不可以让他受伤。
以soulburner之名————

「你!差不多!够了!!」
愤怒地、吼出心中的怒火。
轰————————————————————!
那是比电子风暴更要强劲,更要疯狂的烈风,
绑在手上的围巾忽然膨胀,成为巨大的火焰漩涡,带着炽热的吐息攻向blood sheepherder。

但也差点伤到playmaker。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soulburner一脸残念地跟在playmaker身后,两人保持了相当长的距离。
像主人牵着犯了错事的小狗。
羞愧到无地自容。
虽然火焰很小心地避开了playmaker,但对方还是被滚烫的火焰溅出的火星伤到了脸颊。
「你没必要这样的,还是一起行动好一点。」
利益为重!playmaker大人发话了!
为了不让playmaker担心,满脸黑线的soulburner猛的跳起,尴尬地说:
「啊,没、没有啦。我只是帮你看看后面有没有追兵…不要担心我啦!」
「是吗。」将信将疑,playmaker皱起了眉头。
『没问题的,playmaker大人。soulburner有时候就是这样。等他冷静下来就没问题了。』
不灵梦瞟了自己的搭档一眼,满脸的鄙夷。

在赶跑(被迫下线)blood sheepherder后,两人也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未被清理掉的link vrains的下水道的某一个入口。
其中有很强烈的电子数据反应。
下水道还是老样子,粘稠的水状数据在下水道河流中奔腾,空气中的数据浓度也很高。
阴森,凝重,神秘感,这就是link vrains的废弃数据处理地,下水道。

『link vrains的下水道可是很奇妙的地方呢~』Ai一脸怀念地说,
『不知道会不会有奇妙的邂逅呢~』
「奇妙的邂逅?」
『啊啊,这就不得不提了呢!』Ai陷入了曼妙的回忆里,
『想当年啊,我和playmaker拯救link vrains时,就来过这里呢!
『本来呢,也是来调查奇怪的数据的,不过、被那个讨人厌的ghost girl支走了,走到另一条岔路口…
『然后呢,正走着,就听见水底下BANG!的一声!就…』
就。
就什么呢。
正走着,就听见水底下BANG!的一声!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你,大兄弟!
被粘稠的水状废弃数据包裹着看不清脸,身上布满肌肉,锋利的爪子和强有力的尾巴——
『下水道怪兽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给我闭嘴!快跑,soulburner!」

playmaker准备逃跑。
没问题,它和之前一样笨重,想要甩开它很容易。
但是,playmaker忽略了某件事。
围巾。
红围巾。
但是怪兽注意到了。
他伸手去抓围巾。
被下水道的数据污染的红围巾失去了之前的风采,颤抖着,可怜巴巴的被怪兽抓起来,然后猛力一扯——
「唔!」
playmaker感到左手像被撕裂一般疼痛。
被围巾束缚着,行动不能,就像blood sheepherder所说,如同被拴住的羔羊。
怪物一步一步逼近了。
『playmaker大人!!!!!!!』自家人工智能开始大呼小叫。
凶恶的吐息,尖锐的利爪正在逼近。

从怪物抓住围巾的那一刻起,soulburner就愣在了那里。
我。做错了事。
让playmaker再次陷入了危机。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走掉呢?为什么还要死皮赖脸呆在他身边呢?
为什么我这么自私,这么无能呢?

『soulburner!你愣在那里干什么?!你还不赶快去…』
「不灵梦…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每次都想要做的更好,但是每次都把事情弄得更糟…」
啊,你看吧。又来了。
那次事件以后,自己就变得怯懦、暴怒、优柔寡断了。
不敢说,不敢做,
不敢面对现实——
如今,把自己的心意藏的太深,还得借助外力表达自己的想法——
『说什么傻话呢soulburner!能救他的现在只有你了啊!』
『你仔细想一下!这样犹豫下去真的好吗?你来到这里,来到link vrains,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是啊,那样真的好吗?
导致现在这种状况的,就是你自己啊。
围巾救不了他,也救不了你。
毕竟它不是你啊,soulburner——不,
穗村 尊。
你得行动,你必须得行动了。
哪怕他对你失望、厌恶你也好——
因为,与他并肩战斗,保护他,才是你真正的愿望呀。

「————————————!」
呼唤他的名字,但是口中吐出的只有野兽般的嘶吼。
迈开双腿、朝他奔去——
已经没有时间把两人都从危机中拯救了,那至少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抗利爪的攻击——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拥抱他,拥抱自己的光芒。


「哎?」
没有被想象中的利爪撕裂。
身体感受到的是火焰一般的炽热和温暖。
火红的围巾突破了粘稠的电子水体,变得炙热,开始燃烧,膨胀——
『—————————————!』
直至变成赤红的威风凛凛的巨大狮子,高傲地看着长着利爪的怪物,然后、咆哮。
怪物退缩了一下,紧接着就被雄狮愤怒的火焰所包围吞噬——
伤害他的家伙,都给我消失吧。
然后无影无踪。


… …
… …
「playmaker…?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soulburner终于稳定下内心的痛苦和不安情绪,小心翼翼开口发问,像不小心打碎了玻璃窗的孩子承认错误一般。
也就在开口的瞬间——
「啊。」
好近。真的好近。
好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维持着一个奇怪又羞耻的姿势:soulburner把playmaker紧紧抱在怀里,两人脸贴着脸,身体贴着身体,
心贴着心。
明明只是虚拟体,却似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体验到彼此的温度,听见彼此的心跳。
soulburner心中莫名焦躁起来。
好想抱得更紧,仔细感受他的存在,听他的呼吸和心跳,并吻上他的嘴唇——
不行,不行。
少年依旧进行了自我的否定。
他知道playmaker会困扰的——不,是现在也困扰着吧。
尤其在自己的本性悉数暴露之后。
他要远离他。
他不想伤害他。
soulburner放手,想要和对方保持安全的距离,但是两人都被红围巾绑在一起,动弹不得——
因为soulburner知道,他的内心正不停呐喊着:
「不要放手!不要放手!不要放手!」
无法和对方保持安全距离的少年开始陷入自我否定,声音带上了哭腔:
「游作…游作…那个,我…」
对不起。

playmaker其实早就发现了。
他的搭档soulburner,内心与行动完全矛盾着。
名为穗村尊的少年,每天都在经受着理性与自我斗争的痛苦。
他想要靠近他,却始终保持着距离;他想要保护他,却始终犹豫着怕拖后腿;他想要拥抱他,现在却想要逃走。
两人被迫紧紧相拥,soulburner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现在的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呢?什么才能让他安心呢?
「没事的,尊,我没事的。」
这就是少年的选择。


『还是跑掉了啊,soulburner大人。』
围巾病毒失效的一瞬间,soulburner终于突破了束缚,直直跳起来,往后大退三步。
这时playmaker终于可以看清他的脸了:通红,颤抖,带着泪痕。
然后瞬间登出。
「嗯。我想他可能需要冷静一下。」
playmaker淡淡地回应,听不出什么情感。
『很懂嘛,playmaker大人!哎,尊酱还真是可怜啊。』
「你能联系到不灵梦吗?」
『当然~交给Ai大人吧!』
「麻烦你了。」



从家里冲出来的尊缩在建筑物群的角落里。
天灰蒙蒙的,很冷,似乎是要下雪了。
「呜…」
他发出低低的呻吟,回想着刚刚做过的事,陷入深深的沉思。

『尊。』
「⋯」
『尊啊。』
「⋯」
『尊!』

「哎…哎!不…不灵梦!怎么了吗?」
『快给我起来,别坐在这里发呆了,要下雪了。』
「不…那个…」
『唉,你还在为今天的事苦恼啊。那个,我觉得我有必要坦白一下。』
『那个围巾上的病毒,是我做的。』
「啊不愧是搭档啊…那么厉害的病毒都…」
「啊。不对…卧槽不灵梦?!那玩意儿是你做的?!我被你玩儿死了知不知道?!」
『嗯,此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吧。』
「少给我胡说八道了!」
『可是!那个围巾可是把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反应出来了哦?你自己怎么想的自己也清楚吧?尊。』
『我不过是想帮你面对你真正的内心,面对你真实的情感,
『而尊,你这样犹犹豫豫的,反而才会伤到他。』
『你干脆还不如主动一点,破罐子破摔,让他知道你内心的真正…』
「吵死了!」
「吵死了啊你不灵梦!你懂我什么?!」
看吧,又来了。
懦弱,
暴怒,
犹豫不决。
这就是穗村尊啊。和soulburner完全不一样。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不灵梦也知趣的住了口,缩回了决斗盘。
只剩下尊一人了。
像小时候被电击后那样,抱紧膝盖,狠狠蜷缩成一个球来取暖——
下雪了啊。


但是,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环上了脖子。
好温暖。
「你在这里干什么,尊?会感冒的。」
「诶?」
抬头所见,是那道光,把我带出黑暗与迷茫的光。

藤木游作解下脖子上的红色围巾,很小心地系在尊的脖子上。
「呃…不,那个…」
「我听不灵梦说过你的事了。」
「是吗。」
是这样吗。
还是被知道了吗。没关系的,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一定很讨厌我吧?游作?懦弱、胆小、暴怒、优柔果断的我…
对不起,游作,我果然还是无法成为你的搭档。
「第一,别想今天的事了,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毕竟你保护了我啊…第二…尊,我觉得你没有必要抛弃自我…因为我抛弃自我。
「我呢,其实很羡慕你。」
系好围巾,藤木游作叹了一口气,吐出白色的氤氲,在尊的旁边靠墙坐下。
他茫然地抬头,看着白茫茫的飘着小雪的天空。
「有自我是很好的。你有家人,有家庭的温暖,也有青梅竹马,有无可替代的青春的日子;当然我也知道的,你有失去家人的痛苦,在学校被侮辱的羞耻——
「然而,这就是你啊,尊,是组成你的每一个要素——而在这里的每一条情感,都是我所不能理解的——
「——因为,我没有自我啊,尊。」
「十年前,从被关在白房子里的那一刻起,我就失去了我的一切。」
「在那之后,我内心里剩下的只有复仇——这成为了藤木游作为了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我一直以为,复仇完毕,解救了草薙先生的弟弟,找到那个人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能找回我失去的时光,失去的自我,我能正常地过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什么也没有。」
「藤木游作还是藤木游作,感受不到喜怒哀乐。做梦还是会梦见电击。心里面的那个纯白的空缺还在。我…我找不到方法填补它。
「所以,就算我是拯救了link vrains的英雄,你也没什么好羡慕我的,也没有什么必须要做一个假的更好的自己表现给我看怕我失望…
「第三。…其实,你才是最好的。尊只要做尊就好,而不是什么其他人。」

断断续续,吞吞吐吐。
他在说什么?
啊,其实仔细想想,playmaker…不,藤木游作也只不过是一名16岁的高中生,和我一样失去了十年的时光,度过了地狱一般煎熬的半年。
这就是他的无奈,他的痛苦。
我也无法理解这样的苦痛。
而现在他的伤疤毫无保留地展开在我面前,甚至又被撕开了伤口,鲜血下流。
名为穗村(火焰)的野兽开始嘶吼,他自我的一面开始显露,迫不及待想要舔舐对方的伤口,品尝那份不为人知的痛苦。
「游作…」

犹豫着,犹豫着,但内心的火焰巨兽已经无法压制住了。
「…那,这是真正的穗村尊想要说的话。你…要听吗?」
「为什么不呢?」
…得到认可了?
…其实,他并没有讨厌我吧?
…那么,说出来,也没关系了?
…或者说,说出来了,藤木游作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了…
「游作,是你在我迷茫的时候给了我前进的方向。我很感激你,很羡慕你,想要把你当成前进的方向。我一直觉得自己才是有问题的那个,没有走出十年前事件的那个,所以,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不配做你的搭档…
「但是、但是!我真的很想很想配得上你,想要真正成为playmaker的搭档!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锻炼自己,想要和你搞好关系…想要…想要…
「想要保护你,和你一起战斗。
「但是,我也知道的!你太强大了,根本不需要保护吧?但是我觉得我这样的欲望又太强了,根本控制不住…
「然后、今天的围巾…的…所作所为,其实完全是我的内心想法…
(游作:嗯嗯,果然是这样吗。)
「都怪不灵梦的病毒!咳咳,然后,我到刚刚才知道…
「其实、你也没有走出十年前的事件吧…?你也有巨大的、在流血的伤口…你其实需要被保护,只是从来都没有人来保护你…
「然后,我想保护你,我会保护你,而且无论如何,如果伤口再流血,我会帮你把血舔掉的。」
「这就是穗村尊的任性吧。」
尊别过头,露出微笑。
「所以,请你也不要说没有自我,没有亲人,没有青春时光的话了,如果是我穗村尊能做到的,就一定会帮你做到。我可以成为你的亲人,可以为你带来青春时光。虽然我也很不成熟,但是我们可以相互搀扶着前行,改变惨白的命运——
「我会帮你找到自我!」
「我会填补你心中的空缺,帮你找到失去的时光!」
「我会与你一起前行,去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
距离很近很近。
两人四目相对。
藕灰色的眼睛对上祖母绿色的眼睛。
你能看见那片深绿(灰紫)色眼睛里的情感吗?
不会怯弱了,不会犹豫了,
荡然、深情地,开口:
「所以…游作…」

对了对了,就是这种势头!不会是我的好搭档啊尊!
不灵梦心里默念着,
接下来只要说出那三个字,三个字就好!

「我…我…

「我x…!我、

「我、我能成为你的好搭档吗?」

WTF。
搭档,不带你这么玩儿的啊。
最后还不是犹豫了吗?!
我之前怎么教育你的?!
那我弄那个病毒还有意义吗?神了,亏我一片好心。

面前绿色眼睛的少年愣了一下,不过却很自然地,轻柔地开口:
「当然可以。请多指教了,Soulburner。」
藤木游作…
啊,那孩子笑了啊…这个样子,也不错吧…加油啊,尊。
路还很长呢。




「哈—啾!」
「哇啊啊啊啊啊啊游作?!会感冒的!啊围巾…围巾只有一条…怎么办…」
『锵★锵★锵~这种事情就交给Ai大人我吧!嘿咻~』
开着它改造过的小型无人机飞了过来,Ai抓起了围巾的一角。
一圈,两圈…
最后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完美!两个人都被绑在一块,在围巾温暖的包裹下了。
「?!」
「Ai?!」
『这样,不分开的话,就永远不会冷了!』
摸了摸不存在的鼻子,Ai开心地笑起来,钻进了两人相拥着怀里的温暖的角落。
『要好好感谢Ai哦!游作酱,尊酱。』


米娜桑520快乐٩(˃̶͈̀௰˂̶͈́)و
(趁着520的最后画完了)
(只有一张图穷啊)
今天的你是否有男友女友陪伴着呢٩(˃̶͈̀௰˂̶͈́)و
(反正我是没有)
(然后开始交党费)

持续的围巾梗停不下来_(:з」∠)_
管这个叫做
「不坦诚的阿尊和他诚实的小围巾」的故事
当你无法面对自己的情绪而开始犹豫的时候,你的围(ben)巾(ti)已经动手了_(:з」∠)_

已经开始朝着危险的捆绑play前进了(划掉)

想要把这个大胆的可怕羞耻的想法写下来
等我的好消息吧٩(˃̶͈̀௰˂̶͈́)و(flag高高立)

半夜放毒,想要那种保护欲极高的阿尊。杂图,ooc。

看完直播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_(:з」∠)_想要寄刀片(而且了见哥你道个歉会死吗)
然后就脑补出了「因为不想再失去任何东西」而保护pm的soba形象

我甚至连台词都想好了!

————————

「快走吧,soulburner。不要就这样在这里停滞不前。…你要活下去…你还有你的未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因为我自己而失去了太多东西了,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宝贵的东西了!所以,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在过去的时间里我和你都受够了孤独,受够了痛苦,所以,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再孤独、再痛苦了———」

「我要和你一同承担相同的痛苦!」

「我要保护你!」

「所以,playmaker…不,游作,你不要把我抛下,你永远不要离开我!」

—————————

画面大概就是soba公主抱战损pm躲敌人追击,是我最喜欢的场景,看上去男友力也是max


本来是这么想的

结果

结果


变成了以上你看见的图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狼狗soba也很好呀都很可爱呢


总之,最后说一句

谁再奶尊哥锵锵锵我nong死谁(#゚Д゚)

大家好,是上一篇的后续。_(:з」∠)_
《少年了见的奇幻漂流》之捡到基友从dencity寄回来的包裹中蕴藏着的修罗场
(标题都不对了吧)
dvd封面有感。
我觉得再这么玩儿了见他会用崇高力量nong死我的_(:з」∠)_
希望下一次我不会玩儿了见(的面具)了_(´ཀ`」 ∠)_

欢迎收看《DENCITY新开了一家lv偶像专卖店》系列_(:з」∠)_

明明一开始我只是想画迷弟尊和作哥出去逛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_(:з」∠)_

(对左轮手枪超级超级超级不友好_(:з」∠)_)

也许会有后续…吧_(:з」∠)_

(对对对对对不起ヽ(;▽;)ノ刚刚有东西忘了贴,重发)

尊哥和作哥坐上了摩天(左)輪!
這時候該拿出我們的!
友(jie)情(hun)指(jie)輪(zhi)
作為友誼的象徵!

李領導是誰,見不著見不著
┻━┻︵╰(^ω^)╯︵┻━┻
(發瘋完畢
(求大佬寫友情指輪梗emmmmm(沒人看見你(逃